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-> 外媒看安慶 ->正文

安慶宿松:女游擊隊員隱功埋名60年

  兩間毫不起眼的平房,兩塊四季常青的菜園……6月15日,記者在宿松縣破涼鎮五谷村燕屋組看到,一位身材瘦小卻精神矍鑠的老人正在菜園里鋤草。她就是13歲參加大別山革命游擊隊,在渡江戰役、太原戰役中冒著炮火“搶”回戰友的翟杏梅。

  66年來,翟杏梅老人一直在宿松偏遠的鄉村過著平淡的農家生活。走過崢嶸歲月,主動回鄉建設農村,從未向組織提過要求。 “當年很多戰友在我眼前倒下,他們都很年輕。現在,我能看到革命理想變成了現實,我知足。想起那些戰友,我沒有資格去拖累國家和社會! ”翟杏梅說。

  翟杏梅出生在太湖縣新倉鎮。1947年初,13歲的翟杏梅經人介紹秘密加入皖西人民自衛軍第二支隊,支隊根據地設在太湖縣彌陀鎮附近的山上。她是支隊3名女戰士之一,也是年齡最小的隊員。

  翟杏梅介紹,當時,國民黨在潛山、太湖、岳西、舒城、霍山和湖北英山等地帶派重兵駐扎,第二支隊只有100多名戰士,一挺機槍,少量步槍。游擊隊總是半夜跋山涉水,為了保密,大家從不點火把。一次,一名戰士就在翟杏梅身邊跌入100多米深的山澗,大家沒有絲毫退縮,忍痛繼續行軍。因為常年封山,游擊隊員只能挖野菜充饑;沒有野菜就刨地上的“觀音土”吃。“1947年冬天,我和戰友們吃了一個月的‘觀音土’。 ”翟杏梅說。

  翟杏梅加入游擊隊后,她主要從事后勤工作。當時,游擊隊缺醫少藥,許多傷病員在傷口糜爛中活活痛死,有的傷員傷口找不到紗布包扎,翟杏梅就找來舊報紙將傷口裹住,看到有的傷員被傷痛折磨得痛苦不堪,她就給傷員唱歌跳舞,轉移他們的注意力。

  1949年3月,太湖縣城解放。翟杏梅隨游擊隊一起編入中國人民解放軍,從事醫療工作。 4月初,她參加了渡江戰役。渡江戰斗中,江面上子彈、炮火密集,她從船頭跑到船尾,隨時給戰友包扎傷口。

  4月中旬,翟杏梅隨部隊增援太原戰役,擔負救治傷員任務。戰斗中,太原城垣內外炮聲不斷。在一次傍晚發起的沖鋒中,不少突擊戰士倒在敵人的槍口之下,翟杏梅冒著從敵軍暗堡里噴射出來的子彈,一次次地摸進陣地尋找我軍傷員,一個一個地背出來救治。

  1951年底,洗去征塵的翟杏梅,與一起參加游擊隊的宿松縣戰友燕登高喜結連理。次年1月,夫妻二人復員到安慶市肉聯廠工作。 1953年,翟杏梅在和丈夫商量后,主動放棄“鐵飯碗”,回到宿松縣破涼鎮五谷村。 “當時國家剛剛解放,糧食不夠吃,需要大量勞動力恢復生產。我們從農村來,回去更能發揮作用。 ”翟杏梅說。

  回鄉后,燕登高成為一名赤腳醫生,翟杏梅則成為一名農家主婦,既下田干活,又照顧7個子女和老人等一家老小。她的兩個兒子參軍入伍,大兒子退伍后擔任村支書,四兒子退伍后自主創業,成為當地的致富能手。

  退伍66年,翟杏梅和丈夫從未居功索取向政府伸手。他們一直共同保守著革命戰士身份這一秘密,直到2008年燕登高患病去世。 2014年,當地政府上門了解情況后,翟杏梅才說出實情,開始享受退伍軍人優撫政策。

  如今,翟杏梅85歲,患有腦梗塞,卻仍舊保持著軍人艱苦樸素的作風。她一人獨住簡陋的兩間平房,洗衣、燒飯、種地等全靠自己。現在,翟杏梅是當時游擊支隊中唯一健在的女隊員,雖然許多經歷逐漸模糊,但是革命的信念從未淡忘。

  “她們夫妻倆是戰友中唯一放棄城市鐵飯碗,主動回鄉從事農業生產的。他們對自己的選擇從不后悔。多年來,這對夫妻和普通農民一樣耕田勞作,憑勞動吃飯。 ”破涼鎮鄉賢研究會會長、原鎮武裝部長何成旺說。(記者 胡勁松 通訊員 孫春旺)

上一篇文章:安慶:林長制打造綠水青山

下一篇文章:安徽一古稀老人外出打工替子還債

寻仙手游御剑天赋加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