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-> 時事評論 ->正文

保護古樹名木是在傳遞可持續的“生態觀”

  6月3日下午,家住懷寧縣茶嶺鎮的王先生致電《安慶晚報》熱線:在茶嶺鎮的王家老屋,有一棵100多年樹齡的大栗樹。由于當地居民正在搬遷,這棵“百歲”大栗樹不知“下場”如何?希望有關部門予以關注。(《安慶晚報》6月11日)

  古人云,“名園易得,古樹難求”。安慶不僅有好山好水,更有珍貴的古樹名木。這些樹木所承載的,既有無數人魂牽夢縈的鄉愁情思,也是歷史變遷、社會進步的見證,更勾連起城市特有的文化密碼。

  保護古樹名木,我們并不缺共識。特別是隨著人們對其生態價值、歷史價值、文化價值認識的深入,我們不能把古樹名木僅僅看作是一棵樹,而要從“綠色文物”的高度來審視,像保護文物一樣保護古樹名木。在摸清資源“家底”的基礎上,再輔之以掛牌貼“標簽”、“二維碼身份證”,進一步明確監護人和管護措施,就能使古樹名木在政府和公眾的悉心呵護下枝繁葉茂、安享天年。

  保護古樹名木就是保護城市基因,不能僅靠林業部門單打獨斗、孤軍作戰,而要全社會各方多種力量共同發力、形成合力。我們欣喜地看到,這幾年安慶上下不僅有越來越多的民間自覺,更將保護古樹名木納入了法治化、規范化軌道。譬如,對古樹名木進行有效搶救、復壯、保護設施建設、維護;建立信息化管理系統,為古樹名木建立電子檔案,并對其生長狀況、保護工作等定期監測、分析。這些好做法值得總結放大,并要不斷打造“升級版”。歸根結底,就是要政府有形之手、市場無形之手、群眾勤勞之手同向發力。一方面要依托公共財政“兜底”來改善樹木的生存環境,“一樹一策”把各項保護措施抓實抓細、抓到極致;另一方面要創新管理模式,引入專業公司進行市場化、精細化、個性化管護。更為重要的是,保護古樹名木全民有責,就應從點滴做起,從身邊小事做起,人人爭做“護樹能手”,個個爭當“愛綠使者”。

  古樹枝柯少,枯來復幾春。一棵古樹名木的命運就是社會文明的一把標尺,既要我們拿出誠意,更應形成制度安排,而且急需做到的是“及時”二字。 (徐劍鋒)


下一篇文章:讓“新鮮血液”永遠激情暢流

寻仙手游御剑天赋加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