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-> 社會新聞 ->正文

在希望的田野上默默耕耘35年碩果累累
記第九屆全國“人民滿意的公務員”稱號獲得者陳再高

  面龐黝黑,憨態可掬,不修邊幅,走路“顛簸”。這是陳再高給人的第一印象。陳再高,是我市種植業管理局總農藝師,從事農業工作已經35年了。

  35年來,他始終奮戰在農技推廣第一線,潛心研究糧食作物大面積增產、水稻旱育稀植、兩系雜交水稻示范推廣等技術。在他和全市“農業人”的共同努力下,我市糧食產量比35年前增產70萬噸以上。

  因為貢獻突出,2019年6月25日,陳再高榮獲第九屆全國“人民滿意的公務員”稱號,系我市唯一。

  35年讓糧食產量增加70萬噸

  “此次榮譽的取得,是全市農業系統集體努力的結果,我只不過代表大家去北京領了獎而已。另外,我已是老同志了,應將聚光燈更多投向年輕人。”接受采訪時陳再高這樣說。

  陳再高,出生在桐城農村,在農村長大的他,對“三農”感情深厚。1983年高考時,他填報的所有學校都是農業院校。那時起,他已立志“務農”。

  “授人以魚,不如授人以漁。”這是陳再高一貫堅持的態度。“農業的主體是農民,只有將新技術、新品種、新觀念推廣給廣大農民,才能推進全市農業更好發展。”他說。

  參加工作后,為了做好農業新技術的試驗和推廣,陳再高沒少吃苦頭。為了推廣水稻軟盤拋秧技術,他在懷寧縣茶嶺鎮三元村建立示范片。那時恰逢干旱,種子因缺水遲遲不能出苗。一些農民對軟盤拋秧有些失去信心,連到苗床澆水也不愿意……

  看到這種情況,陳再高二話沒說,挑起水桶,一擔、二擔……十擔,二十擔……肩膀磨破了,汗水浸著傷口,鉆心地疼痛。他堅持著。農民們被他打動,紛紛行動起來。結果,示范片當年獲得大豐收,平均畝產比常規栽培苗增30多公斤。目前該項技術在早稻上應用已占40%,僅此一項全市農民年均增收1億元以上。

  35年來,陳再高每年都積極參與培訓農技人員,都主持或參加培訓技術人員八至十期,受益農民數千人次。2011年,他發起建立了安慶市種糧大戶QQ平臺,組織了栽培、植保、土肥等方面的專家,在線為種植大戶解疑答惑。農民遇到問題,在網上發個消息、發張圖片,就會得到滿意的答案。2016年起,他又建起了微信群,服務全市農業大戶。

  1985年左右,我市糧食產量是170萬噸(包括樅陽縣50萬噸),2018年我市糧食產量是200萬噸(不包括樅陽縣)。保守推算,35年間,全市糧食產量增產70萬噸以上。

  “35年來,糧食產量增加70萬噸,我個人的作用很小。更多的是,全市農業系統幾代人的共同努力、共同付出,是全市農業科技不斷推廣、全市農民辛勞付出的結果。”陳再高說。

  身在病床上 心在田地間

  農業工作,離不開田間地頭。35年來,陳再高每年都堅持花4個月以上的時間在基層一線、田間地頭,參與組織實施重大農業項目、開展農業調查研究。全市所有鄉鎮、所有行政村,均留下了他的足跡。

  “出差多,發生意外不可避免。30多年來,輕傷數不清,大傷有兩次。”陳再高說。2008年11月,為了進行水稻新品種實驗,陳再高在去往田間的途中摔倒了,左腳粉碎性骨折。雖然受傷了,但他還是堅持拄拐上班。

  2015年5月,他遭遇車禍,右側3根肋骨骨折,受傷住院45天。期間,由他承擔的全國雜交水稻工程“超優一千號”示范片要移栽,為了確保栽插密度達到試驗方案要求,他在同事的陪伴下,先后8次“開溜”,拄拐來到桐城市新渡示范片,指導農民按要求栽培。后來,該示范片經過省專家現場收割驗收,平均畝產達到891公斤,創下我市水稻高產記錄。而陳再高由于沒有好好養傷,傷情留下了后遺癥,現在走路一拐一拐的,有些“顛簸”。

  有一年,我市發生嚴重的洪澇災害,陳再高連續7天在奔波生產救災一線,為農民生產自救出謀劃策。同時編印了五千多份技術資料發放到重災區的村組,為指導抗災生產起到了較大作用。

  ……

  30多年如一日,陳再高身體力行、傳播科技,利用各種機會和向農民介紹高效、節本、輕簡栽培技術和高產、優質、高效品種。不光是給農民推廣,35年來,他還撰寫了近百萬字的論文和科普文章刊登在各大報刊雜志上。

  敬業奉獻的精神和扎實有效的工作,讓陳再高先后榮獲安慶市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、省先進工作者、省青年科技創新獎、全國優秀科技工作者、全國發展糧食生產先進個人和全國“五一”勞動獎章等榮譽稱號。

  人民滿意家人怨 農業發展他心憂

  對農民充滿感情,對工作充滿激情,對家人、尤其是父親,陳再高卻心懷內疚。在樅陽縣石婆鄉掛職任副鄉長期間,患眼病的父親讓他抽空陪同去醫院。但是,該鄉新安村一位農戶家的晚稻得了白枯葉病,如不及時防治,全鄉兩萬多畝雙季晚稻就可能毀于一旦。陳再高又是聯系農藥,又是組織防治,一干就是十多天。一場可怕的“瘟疫”被撲滅了,然而,父親的眼睛由于錯過最佳治療期幾近失明。

  “父親比較理解我,叮囑我以事業為重。母親則常常批評我、責問我。”陳再高說,愛人對他也“一直不滿”,責備他基本上沒問過兒子學習上的事。

  經常長期的調查研究和反思,陳再高對全市農業發展有一些擔憂。“一是當下全市農業系統缺少熱愛農業、愿意干農業、有能力干農業的年輕人。二是農民缺少接班人,農村普遍老齡化,年輕農民不會務農、不愿務農的情況普遍。三是怎樣有效提高土地利用率、產出率。”他說,這些問題事關鄉村振興戰略的有效推進,亟待解決。(記者 沈永亮)

  


上一篇文章:路燈護蓋缺失 電線裸露存隱患

下一篇文章:電動車“打傘”隱患多 交警部門將整治

寻仙手游御剑天赋加点